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中老年乐园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中老年乐园 首页 查看内容

当我老了,但愿能碰到一个善良温和的保姆

2018-1-6 22:02| 发布者: 软软是个小仙女| 查看: 407| 评论: 0

摘要: 文|廖保平“当你老了,头发花白,睡意沉沉,倦坐在炉边”,取下一本书来,追忆往事,心潮起伏,喃喃低语。——这是诗人叶芝为我们描摹的美好晚景,令人憧憬。可是,当你读到“恐怖保姆毒杀老人,只为尽早拿工钱,已 ...

文|廖保平

“当你老了,头发花白,睡意沉沉,倦坐在炉边”,取下一本书来,追忆往事,心潮起伏,喃喃低语。——这是诗人叶芝为我们描摹的美好晚景,令人憧憬。

可是,当你读到“恐怖保姆毒杀老人,只为尽早拿工钱,已有10人遇害”这样的新闻标题时,诗意一下子就被残酷地打破,美感荡然无存。再一看杀人细节,更是瞠目结舌,毛骨悚然:凌晨4点(广州保姆何天带)给老太喂了勾兑有安眠药和敌敌畏的肉汤、注射毒肉汤,2小时后见老太还没咽气,又用绳子勒脖。天亮后,何天带通知家属老太过世了,要求支付2600元保姆费……。

更为可怕的是,据报道,公安机关反复侦查,让何天带做了22堂供述,何天带21次承认了杀害10位老人。但老人的家人全然不知,由于老人的尸体早已火化,由于缺乏关键证据,根据“疑罪从无”的原则,无法追究涉嫌杀害其他9位老人的刑事责任,检方只对何老太一宗提起公诉。

这些年,我们没少看到保姆虐待老人和孩子的事,包括养老院的护工残忍虐待老人的事也时有发生。像何天带这样手段如此残忍、自供杀人如此之多毕竟极为少见。这应该是一个极端的个例,如果进行深入解剖,这个保姆可能会有异于常人的境遇或心理。但是,不断曝出的保姆问题已经是一个社会问题,必须引起重视,寻求解决之道。

保姆虐待老人孩子甚至杀人的一个大背景,是中国城市化加速,中国社会结构和原生家庭的变化,以及家庭事务的社会化。简而言之,就是中国城市化加速,大量人口涌进城市,中国由一个熟人社会变成了一个陌生人社会。年轻人压力大,无力照看老人,年轻人也更为追求自由的生活空间,不愿意与老人生活在一起,原本由子女照顾老人的家庭事务交由社会来完成,提供这类服务的家政服务公司以及养老院如雨后春笋般生长,填补着市场需求。

不要说这样的刚需,就是问候父母、人死哭丧这类原本是个人需亲历亲为的事,也在非常异化地被社会化,代人问候,代人哭丧等等也成为一种服务。这都是因为整个社会在大变迁,原先熟人社会里自己亲为或是熟人帮忙的事,都在社会化和市场化,为陌生人所代劳。

如何保证代劳的人是“全心全意为你服务”?尤其是雇请保姆,进入家庭这样的私人空间,照顾对象为老幼病残。如何让他们成为临时“最亲的人”,而不是引狼入室?这是一个问题。

这其实是中国社会快速城市化过程中,与城市化所需要的配套不协调的表现。城市在急骤增长,人口涌入,而与之相配套的软硬件尤其是软件远远达不到要求,比如社会服务产业,资金和人员大量涌入,但是服务水平和服务质量亟待提高,政府监管也需要跟上。

有数据显示,在北京家政公司悠家客市场数据调研与统计表明:全国家庭服务行业市场总值已从2012年的8366.73亿元到2013年直逼万亿的市场规模,并每年以20%增速扩大。同时,保姆约占1788.08亿元,育儿嫂占2247亿元,保洁服务占682.64亿元。未来5年家政市场空间为2万亿元,巨大的需求预示着家政服务业巨大的发展空间和潜力(数据来源人民网财经频道)。野蛮的生长,泥沙俱下,总有人会被野蛮和泥沙伤着。

家政服务只是社会化服务的一部分,而保姆服务又是家政服务的一部分。但就这一部分暴露出来的问题来看,还有太多不足的地方,才会导致恶性事件一再发生。

从行业发展来说,过于野蛮生长,很多家政公司就像皮包公司,租个办公场地,装台电脑,就可以进行职业介绍了,对于上门找工作的保姆,难以验明他们的身份,对其是否有过刑事犯罪记录也一无所知;对从业者也不进行正规的、上岗培训;收了介绍费就一概不管,保姆偷东西、虐待老人儿童等风险全部转嫁给雇主。而这样的皮包公司对保姆的权益维护也形同虚设,一些雇主对保姆实施强奸、殴打等侵犯保姆的人身权利的行为,很难依靠家政公司帮忙去维权。

政府监管乏力也是重要原因。政府相关部门其实可以通过网络对接、特别授权的形式,或是职业中介、家政服务公司可以到相关部门查询应聘人员情况来进行筛查,完善人员准入门槛。还应该建立“黑名单”制度,不能让屡屡损害雇主的保姆继续在这个行业里不断祸害他人。

比如原劳动保障部曾发布《招用技术工种从业人员规定》,要求家政服务员得具有职业资格证;此规定上个月人社部加以废止,以此降低职业准入门槛。从激发市场的角度来说,这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一些打扫卫生、做饭这样的家政服务确实不需要考什么职称,但是像月嫂、育婴师、养老护理员之类直面老弱病残孕等弱势人群的岗位,确实需要慎重考虑,不可放手不管。

子女疲于应付繁忙的工作,或者疏忽大意,也是造成悲剧的原因,人们不能因为有了社会化的服务而将自己变成甩手掌柜,社会化服务可能提供服务,但不能提供亲情,孝的含义随时代变迁,但亲情不该断供。

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,一定程度上取决于这个社会对待弱者,比如老人、女人、孩子的态度。对待老人、对待养老可以照见一个社会的文明。当传统的家庭格局变化之后,以社会化的方式来服务弱者到什么程度,不止是考验社会化服务的能力和水平问题,更是衡量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。老年是人生最后一站,老有所养,老有善终,是全社会所应该提供的保障。社会化服务可能确实不及亲人服务更贴心,但是,它是可以通过努力做到更加人性化的。可是,城市化加速,陌生化加速,契约构建慢了好大一拍,加之一些人道德败坏,所谓老吾老以及人之及老经不起不择手段的赚钱欲望冲击,从而使矛盾更加尖锐。

人生不满百,常怀千岁忧,中国已经进入银发社会,看到太多家庭保姆和养老院护工杀害、虐待老人的事件,我们对自己未来的养老心怀忧虑,不知道将来的自己会不会成为“他们”的下一个。有恐惧,因此需要唤起重视,要求改变。国家必须将养老问题视为至为重要的社会问题,通过行政、立法和市场等办法,建立起保护老人权益的立体屏障,我们才敢去想象叶芝笔下暮年的诗意。

(本文原载无界新闻)

长按或扫描以下二维码订阅微信公众号 maisixiang1,成为整百订阅用户,将获赠一本我的签名本新书《摸着历史过河》。礼物都准备好了,就等你出手了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QQ|手机版|小黑屋|百度|工具|9.9元|中老年乐园 ( 皖ICP备12012197号-1快乐家园

GMT+8, 2018-5-28 07:38 , Processed in 0.045893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